top of page

 

<Repetitive and Exhausted Beauty>

 

Four girls

They were there

With blue and gray skirts

Soft lips

 

They walked to the stage gently.

Side by side

No expression but comfortable

It seemed the whole universe soaked into their hands.

 

They closed their eyes.

Breath, with tenderness

They started dancing without music

Floor and gravity interwove one another,

delineated various shapes around their fingertips, arms, and spines

-rectangle, triangle, and circle

 

 

Repeating, repeating, repeating

Couldn't stop

Exhausted and irresistible beauty

 

 

Dancing, Dancing, Dancing

Couldn't stop

....................................

....................................

I shed a tear

I knew

They knew

The power is inside of us.

 

<August 2021>

 

Register time, soul to soul,
I was waiting,
waiting for that second,

for that moment that I gave it to myself.

 


I looked in the mirror,
in the eyes that looked at you.

I went out of the room into an illuminated night full of secrets.
Animating the space,
I lit a candle,
The temperature made me change into who I am.

 


I was dancing and crying.
Pink lips, a blue dress, and a yellow bag
they were staring at me.

 


What does the body remember?

Stepping back and forth, my hands hang down at my sides,
indistinct and specific emotion.

 

 

How often do I need to repeat a specific movement to forget something?

 

 

 

 

 

 

 

 

 

 

 

《秋,布鲁克林》

 

 

恍恍惚惚

身体飘在空中

我想

是时候可以控制左右了

 

 

 

 

 

 

 

 

时间渗漏

错觉大量存活

生长

再缺席

 

记忆似乎是双向的

我无法成为自己

我又可以直面自己

 

它们之间的那面墙

相互消解  且诠释

 

诠释生长出选择

选择建立冲突

冲突无法带来理解

 

所以

无需谴责

对那长出来又消蚀的“我”

 

 

 

 

 

 

 

石块侵入

无法舞蹈

那是

一些蓝色粘稠的液体

他说

女人天生不善 她们是邪恶的大师

我说 我接受扮演替罪羊

美狄亚 美狄亚

我转身

擦拭落下的水滴

 

人们总愿意确信

他们的不幸归咎于一个人

那么

只需摒弃自己

拥抱幻像

这个世界还美好

我走向另一口

放弃这个世界的美好

 

踏过青草的味道

我挣扎着起身

潮湿让人眩晕

又闭眼

 

开门声

我听见

她们走进来

进入另一个房间

她们到场

一个个并排坐下

没有表情

松散且自在

 

紫兰花滑过眉间

一片片

一落落

她们开始低声细语

似乎准备着制造事件

我在等待

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时间

 

 

《阿尔比走了,2016》

 

人们像老鼠一样穿梭

地上

地下

脓包腐烂的地方

他们焦虑的寻找自己的西尔维娅

他们到处举杯

谈论欲望

浴缸里

下水道

 

当然

他们非常明白

所有文明的宽容度都有着专断的规范

因此

他们坚持

谈论欲望

在花园

在广场

在家在动物园

 

 

 

 

 

 

 

 

墙角说话的潮湿木头

青色霉印

那女人

成了囚徒

被汤药日日杀死的骄傲

她说 我问

拿出的爱溢满了罪恶

这规则何来何去

假象在洞穴繁殖

像事实一样

长在错误的前提下

雷雨夜

赤脚趟泥路

她投身于没有尽头的时间冒险

 

哪里能想出一个适合我去的世界?

她问

她说

 

 

 

 

 

 

 

 

五月

七七八八

池塘蔓延

化成文字

腐烂又鲜活

 

我的后背失去了信号

似乎要长出来些什么

青苔

火焰

还是,面包圈?

 

我没有时间

也没有办法打开我的背包

拿出药片

 

疼痛不止一次提醒我

我在这里

只是 有时候

没有羽毛

 

 

 

 

 

 

 

 

那些呻吟着的嘈杂

塞满了一个个臃肿的身体和人生

病菌般的蔓延

一切关于“自己”的问题

只留给那些

毫无准备,但热切关心的人儿

 

 

 

 

 

 

 

地板变成海洋

愤怒变成糖果

那么

我们可以坐下来了吗?

 

嘟嘟囔囔

乌泱泱

我决定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

我以为问题的中心可以因为地域而化解

城市与城市

可以变成一种解药消除掉为之困扰的泡沫

 

现实是,城市之间,地域之间

根本无法消解任何曾经存在,或者即将出现的问题

无法解释和无法回答的困惑始终埋藏在这里那里

伴随着任何城市

 

你在原地起步,似乎又回到这里也回不到这里

回不去的城市

长成了回不去的岛屿

 

《2020的最后一天,纽约》

 

 

 

一元复始

付之一叹的一年

 

这天

这个城市里

我被

这硬的悲伤又麻木的行李箱拖拽着

陷在白色且不平坦的雪堆里

向一个方向缓缓移动

带着不确定的情绪

窘迫无路

 

 

这个白色灰色的季节

绿色,蓝色,以及让人晕眩的圣诞树

都在欢呼悲伤着走掉的存在的亡灵

城市里的人儿不在乎曾经绚烂的日子

或者说很快会忘记躯干上,皮肤上,

甚至精神上的疼痛

人们一向如此忘却

 

 

 

 

 

 

 

秋夜

从那里路过

忡忡锄锄

他急促且小心的呼唤着

小松鼠

小鸟儿

发生的秘密正在渗透

保持不了

他慌张的计算着娜拉出走的损失

那里的字母

扎在谎言上的惆怅

一根根奋力的从土壤里奔出

步于黑

止于她

于是

她开始寻找

她走向自己

© 2023 by Na An

bottom of page